可能不会填完的坑,放这儿做个纪念。
说不定那天我就心血来潮填了【别信
军队Pa
0_
那时的天总是蓝蓝的,总有絮絮白云软绵绵地覆在辽阔天空之上,卡米尔躺在草坡上一动也不想动,深邃的眼眸仿佛涵盖了这蓝天,静静地闪烁着冷静而智慧的光芒。细碎的阳光洒落一地,卡米尔枕着随身带的书,想着风华正茂的年轻生命,想着绿树小草,想着鲜花遍地的山岗,直到星辰缀满夜空。
有时他会想起侍女悄悄放在花园中圆桌上的茶点,或是藏书阁中未翻过的书,会偏偏头对着太阳微微笑,捋顺自己的头发,捡起书掸掸灰尘,继而慢慢走回城堡中。
日子如细水流淌,卡米尔自己都认为这样的生活其实不错,不用管宫中的流言蜚语、下人的轻蔑鄙视或哥哥姐姐的冷淡无视,每天可以听一听树叶的被风吹动时的沙沙声,闻一闻鲜花的芳香,或坐在高处看一看这繁荣的城市,在城堡里也可以找藏书阁的一处有阳光的地方,一边含着糖一边翻阅着知识量丰富的有趣的书本,默默温暖着自己。当然,如果没有那位庇护他的三皇子,也许他的生活会一直这样平淡下去。
可是这世界上没有如果。
1_
卡米尔跟随雷狮去往酒吧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了,彻夜不归的赌徒和酗酒成性的无赖依旧让这个不大的酒吧喧嚣不已,卡米尔将围巾往口鼻处掩了掩,这个地方充斥着难闻的烟草味和酒臭味着实让他倒胃。雷狮皱了皱眉,带着卡米尔快步走向酒吧的一隅,靠窗边的木桌上放着几瓶未打开的啤酒和几个啤酒杯,白头发的少年轻笑着向雷狮打招呼,进而又向他身后挑挑眉,带着戏谑的口气对卡米尔伸出右手:“久仰大名,卡米尔,我叫帕洛斯。”
卡米尔瞥了一眼帕洛斯和他身旁扎着高马尾的青年,可以的话,他并不想对这两个陌生人表示友好,但出于礼貌,卡米尔还是握了上去。但即使隔着手套,卡米尔也能试到他手上的茧子。帕洛斯笑笑,示意他们可以坐到木桌对面,并接着向卡米尔介绍道:“这是佩利。”
“你好。”
卡米尔略一点头,话语中没有什么感情色彩。佩利不屑地冷哼一声,不再理会。雷狮将啤酒倒入酒杯中饮了一口,目光在帕洛斯和佩利身上扫了一遍,扯了下嘴角。
“那么,你们是如何考虑的。”
纵使酒吧里喧嚣声够大,但雷狮的话语听起来也具有足够的分量。他眯起眸子打量着两人的一举一动,卡米尔则坐在一旁冷若冰霜,态度甚至可以说是漠然。帕洛斯仍然是那幅不讨喜的轻浮模样,他抱臂翘着二郎腿,并没有把问题听进耳朵去,反而更多的注意力在卡米尔身上,倒是佩利听了个清楚,兴致勃勃地答道:“想好了,老大。我们一起行动。”
“很好。”雷狮浅笑道。“那么雷狮海盗团就必须所向披靡。干掉小杂鱼,然后去凹凸星。”
“听您吩咐,老大。”帕洛斯伸了个懒腰,懒洋洋地答道。佩利那双血红色的眸子则闪动着对战斗的渴望。唯有卡米尔闻言蹙了下眉,捕捉到这一细微举动的雷狮轻轻拍了拍他的肩。
2_
事实上,来到凹凸星后才知道战争是有多残酷,怪物一样的人类是有多可怕。在卡米尔初来乍到不过两个月时,就摊上许许多多让他烦心紧张的事儿。
比如那次在酒吧中,只有零星几个人,都在小声地交谈,并不像之前在雷皇星时的那家般喧嚣。卡米尔去前台给雷狮点酒,过道上迎面走来一个天蓝色头发的女孩儿,过道很窄,只能走一个人,卡米尔习惯了排名带给他的谦让,想也没想就走过去企图让那女孩闪开让道,可那女孩子浅浅地笑了一笑,随即侧身一让,伸手拽住卡米尔的衣领拉近两人的距离,卡米尔吓了一跳,深蓝色的瞳孔微微扩张,女孩另一只手扣住扳机将新式自动手枪抵在卡米尔的脖颈上。
“先生,弱肉强食,还是学习一下吧。”
蓝发女孩嘴角荡漾开一抹微笑,附在卡米尔耳边说完就回去自己的座位了。卡米尔靠在墙上,后背上全是冷汗。压了压帽檐,走上前要了一杯啤酒后折回去。心绪不宁地展开显示屏查了查女孩儿的信息,望着排名蹙了蹙眉。
“安莉洁……”
卡米尔小声念出了女孩的名字,若有所思。从那之后,卡米尔便知道了凹凸星最要不得的便是骄傲。
冷静的他成为了敌人最害怕的海盗团军师和狙击手。

评论
热度 ( 5 )
  1. Mechille林-苍 转载了此文字

© 林-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