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林尽染

意识流°
瞎写°
文不对题°
原创°

或许他们不知道,我房间中那幅漂亮的画作是叶湾亲手画给我的。

那是一树美丽的枫叶,树下落了一地,有几片还在落着,但看上去仍是满满一树的红枫叶,暖黄色的黄昏从树后透过它的光芒来。

我把它挂在墙上,对于暗色的房间来说,这的确是最惹眼的颜色。无论从哪一个位置看过去,它都在散发着自己独特的魅力。为了报答叶湾,我把母亲留给我的画册借给了她——要知道,之前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示人的,哪怕问我借的这个人是我的亲姐姐。

关于这棵树,小时候母亲带我和叶湾去森林时曾见过,只是后来母亲去世,我便再没有找到过那片森林。母亲的故事和她身上似有似无的香气一样吸引人,却又置人于千里之外。我不记得她在什么时候抱过我,更别提像别家母亲那样去温柔地亲吻我的额头了。叶湾就很好地遗传了母亲的这种冷漠,不过幸好她待我还是温和的。

我并不是总爱想这些有的没的,只是在学校中大量的训练已经不是人受的滋味,我只是坐在校内餐厅的一处暗地,揭开包着午餐的铝箔纸,叹了口气,勉强咬了一口裹着层层厚糖霜的甜甜圈,用过去的这些琐事来分散一下我对午餐极度不满的注意力。

很难吃。

我咽下口中过于甜腻的甜甜圈,将它重新用铝箔纸包起来,顺手扔进垃圾篓里,然后若无其事地拿出课本,戴上眼镜装作温习功课的样子。

人生在世,全靠演技。

干这事不是一次两次了,这也不能怪我,如果餐厅人性化一点不过分放着“不花钱的糖”的话,我想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听起来真他妈的混蛋是不是?

我眼角的余光瞥见林绥冲着我扔午餐的方向喷了口水。

WTF.

我翻着有关英文练习的课本,上面的专业术语实在让我头疼。周围的喧嚣声乱糟糟的,我烦躁地把手插在我的短发里,带上了耳机。

就那么一会儿,我整个人都清静了许多,直到于潇潇走到我面前,我才意识到这全是我的幻觉。

“颜阙。”

她用好听的声音念着我的名字。

我抬头看她,她还是那么漂亮,金色的短发和碧蓝的眸子,这学校再找不出第二个。只是她身为导师的女儿难免遭人妒,况且自身还带有强大的气场——当然,这些都是后来林哲跟我说的。

我眼里的于潇潇就是个漂亮聪明且容易撩的姑娘。

你真是该死。我在心里骂自己。

她给我带来了午饭,是份例餐。我有点尴尬地看着这既有水果又有主食主菜还外带一个糖包的例餐,我拒绝不了于潇潇的邀请,只是在这大庭广众下公然挑衅这些吃不上例餐的同学,我心里还是没底。

“给你。”

于潇潇的声音宛如天籁,我心甘情愿地做了叛徒,做了美食下的俘虏。

她含笑看着我。

评论 ( 8 )
热度 ( 3 )

© 林-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