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明业火

/正文中的一个片段
/最早的设想之一

>>>

◎我们是如何开始,又将如何结束。

母亲曾对她说过,森林是有灵性的。

颜阙扔下已经没有子弹的M4A1,握紧踏莎行抬头望了眼天空,蔚蓝色的苍穹万里无云,阳光暖洋洋地透过树叶间隙在草尖上打下光斑。她忽而扯了下嘴角,想到之前搜寻到的资料和意外发现的那本残破不缺的日记本,仿佛真的看到了三百年前的那场大火,火舌吞噬了整个雪原,火光映照着苍穹,血红色的火苗一路蔓延到边界线。颜阙想,那遥远年代的天空,是否也有过现在这般明媚的阳光。

树叶依旧被飞速移动的身影而带动起的风吹得刷啦啦作响,颜阙一扬手让另八节连接短棍从最初的一节中冲出,并随时有断开成甩棍的准备。她按下左耳下的无线耳麦,所有杂音瞬间消失,只剩下那个身影轻如猫儿的脚步声。颜阙听着她的脚步声,在心里默数着秒数,静静等待着那个身影的袭击。

三十秒,二十九秒,二十八秒。

颜阙记得那本日记本也有火烧的痕迹,尽管年代久远,还是能看出本子的主人对其保管得很好,以至于字迹都依稀可辨。她只是在随小队调查时翻到日记本,出于安全考虑,她并没有带走它,只是翻看完后放回原处。她记得上面的情报,也记得本子主人的地位,还有她写在本子最后面的——最没用的情报却是让颜阙印象最深刻的——她的名字。

十七秒,十六秒,十五秒。

颜阙在脑海里用所有的资料编织出三百年前一位皇室精灵的生活网,密密的记忆丝线交织纵横,绘出了那幅动人的画面。她能感受到这位小精灵心中的苦与乐,爱与恨,还有她对哥哥的深挚的爱。他们是最相近的存在,但却流淌着最不同的血——一个向往外面的大千世界,一个只想在边界线内平稳地度过自己的一生。

三秒,两秒,一秒。

颜阙彻底理清楚了思路,随着那个娇小身影的出现,颜阙缓缓松开手,踏莎行落地的那刻她紧紧抱住已经将尖刀刺入自己左腹的女孩儿。

女孩儿的瞳孔瞬间放大了数倍,麋鹿一般的鹿角微微颤动,长辫子上缀饰的牡丹花也落下了花瓣,她就这样猝不及防地跌入敌人温暖的怀抱中,头埋在了颜阙脖颈上那条雪白的围巾中,竟一时失神,慌乱地拔出刺歪的尖刀,试图挣脱开颜阙的怀抱。可这个拥抱比她想象中要结实,而且还听到了来自敌人细不可闻的温柔话语。

“魂儿……原谅我吧……”

女孩儿闭上了双眼,竭力不让那灼热的液体滚落下来。这个名字已经三百年没有人唤起了,这里的草木荣枯,太阳东升西落,曾经的雪原现在的林海,都未曾知道她的乳名,她还曾以为自己的名字会就此埋进历史的厚土中。她想不通也不去想为什么这个杂种会知晓她的芳名,只是双手发力,将颜阙甩出去十几米远,挑起眉梢冷哼一声,便化作麋鹿奔进森林深处。 

她竟不知晓自己为何要如此心软。 

在东大陆灯红酒绿的城市里的一座高楼天台上,叶湾按下左耳下的通讯器,慢慢地笑了笑,喃喃自语道:

“颜阙,你终于……长大了。”

评论 ( 4 )
热度 ( 3 )

© 林-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