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爸爸,”我盯着画册反反复复地对自己说着,“这是我妈妈。”
叶湾拍拍我的肩,关切地问道:“还是记不起来吗?”
我看向她,茫然地摇摇头,不知什么时候脸上有了泪痕。
“我从没有忘记过。”我说,“他们真实存在过,但是我现在什么也感受不到,我已经闻不到妈妈身上那种独特的香味了。”
“总有什么要失去的。”她在我身边坐下,往篝火中添了根柴。“这次也许是永远了。”
“我想他们。”我合上画册,“我总是梦到妈妈回来,为我做饭,告诉我离开这么长时间她很抱歉。”我垂着头,我知道不该在这里诉说我的软弱,尤其是在叶湾面前。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提起母亲我就容易情绪化。六年前因为母亲我把林绥往死里揍了顿,六年后依旧什么都没变。我哑然失笑。
但下一秒我就笑不出来了,令我惊讶的是,叶湾突然冲过来抱住我,身上的体温竟是如此温暖。
她说,我是你的姐姐,你是我妹妹。颜阙,你不需要太多记忆。
她说,我们还未失去彼此。
我轻轻念了声叶湾的名字,便紧紧拥住了那如火一样体温的身体。

双节快乐XD

评论
热度 ( 2 )

© 林-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