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中的迷鹿[二设]

那些光鲜亮丽的糖衣下包裹着的苦涩的糖果。

◇颜阙有家不能回,宿舍是单人单间制,她填过最低保障与免学费申请书,叶湾两个月才能来看她一次。相册是她最重要的东西,翻开能看一晚上。
◆于潇潇是小队中唯一一个实力打手,可以说,如果没有于潇潇,小队连森林都不可能走下来。毕竟小队的出行本身就是个阴谋。
◇林绥实际智商很高,也很疼爱弟弟,无非是因为刀子嘴豆腐心,平添了许多误会。年龄17,唯一一个够年龄加入独立军队并拥有苍鹰军徽的人。
◆林哲学习能力很强,也勤奋,视力2.3,颜阙戴眼镜都未必有他看得清。狙击手,天生中心准,平衡感强,极度理性,性格冷漠,纯粹的冷血动物。和林绥除了长相其余什么都不像,小时候常替林绥收拾烂摊子。
◇诺亚的情商和智商并重,是一个十分会处事的人,情商高可以显现在各方面。家境原因对周围人的生死并不是十分在意[不会因为痛失父母而感到极度悲伤],但对同父异母的哥哥极端在乎,是真的可以为了哥哥抛下一切的人。性格极端,错事做尽只为给哥哥留下后路与盛名,精于谋略。感性的人。
◆亚岱尔,年龄19,比诺亚大了4岁,即便知道他的身世也十分疼爱他,对诺亚几乎是一种集父爱与手足间并重的感情,事事替诺亚着想,在乎他的言行与感情,是一个感性的人,大局为重,处事稳妥,上的了台面。
◇于潇潇,16岁,实力超强,相貌清秀,处事稳重,做事脚踏实地,头脑清晰,分析能力强敌林哲,勤奋,集一身优点,唯独对颜阙温柔,是个同性恋。与阙阙同病相连。
◆唐若飞,11岁,十分年轻的生命,智商极高,本来是连跳三级与潇潇阙阙同届,却因重病入住医院,绝症,逃离医院一次,被私家侦探和学校机器人警卫员找到后回住医院,同导师交谈后愿意踏上征途,理由是“与其孤苦无依地死在医院里,倒不如在最后这段时间内多看看世界,尝尝燃尽生命的滋味。”
◇叶湾,出场最晚,实力超强,雇佣兵,颜阙的姐姐,做事缜密,但某些方面比较偏执不考虑后果,有一段时间一直被肆暮占据身体,导致旁人都以为她有双重人格,其实不然。肆暮找到新的宿主后常常以捉弄叶湾为乐,双方都想杀掉对方。最终叶湾的固执和拼命让自己伤重,奄奄一息之时,被动了恻隐之心的肆暮所救,肆暮也因此魂飞魄散。
世上懂你之人,若与你为敌,亦以你为亲。
◆魂儿,纯血统精灵,她的命运如同她的名字一样。三百年前因误以为纵火者是人类,因爱生恨,加上巫师预言精灵族将灭于人类之手,于是先下手为强,领兵进军莫尔特。百年的战争穿插着谈判、双方休战和互相虚张声势,其实真正的战争只有十几年。精灵族被击退后,莫尔特人乘胜追击,精灵部族残余势力全部被杀,族民逃的逃[比如阙妈,去人类属地聚集,隐藏身份活下去],死的死[被赶尽杀绝],剩余的就如魂儿一样化作自然生灵,凝固自己的时间线,永远地融入这片森林中。
时间越长,就会与化作的生灵越像,到最后,基本就是自然的一员了。[也可以化作人形,但大多数都不愿意,三百年前血的教训永生不忘]
☆伏笔与支线
————————————————————
“雪下的草原”——白子亦留给白淰的最后一句话。
北方的精灵部族原只拥有一片大草原,只是后来环境恶劣,积雪终年不化,就盖住了草原。但是精灵的火,可以让这片草原重新燃起。白子亦跟弟弟这么说,等于变相地告诉他,用手里的火,烧掉这片草原吧,算是为我报仇。[他知道自己一定活不下来]
但还有更深层的意思,是说你爱的雪原只是一个表象,既然是个表象,那不如让它显现出真面貌来,而这事只能你自己去发现。我们的祖先生活在这片草原上只为追求栖息之地与人类和睦相处,可现在大雪盖下来掩埋了祖先的理想,看看现在精灵干的事吧,不仁不义  等等这一些。白淰明白了且明白的十分彻底,他应允了,但采取了一种极端的方式,他想既然总有一天精灵会因贪婪而自食恶果,会让自然惩罚它的子民它的产物,那我现在先了结这一切吧。
于是引发了两个世界的战争。

[大半夜鸡血脑洞,我先写个作业冷静冷静。]
[我他妈吹爆潇潇(闭嘴)]
[时间太紧很多东西没写出来会抽空细化的]

评论
热度 ( 1 )

© 林-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