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光掠影

/正文中的一个片段
是刀
给cp儿的情人节礼物,糖已经私发过去了,刀就放我这吧【笑眯眯(ntm

>>>

“我睡了两百年。”

那个大雨滂沱的夜晚,颜阙是这样低声呢喃的。

断魂桥那锁链搭成的桥身在雨水的冲蚀下变得滑腻腻的,颜阙一手死死抓住锁链,一手抱紧了怀中的潇潇。她的耳麦替她挨了一枪,此时只能发出嗡嗡的呻吟声,她既无法连通导师也无法扯下这个碍事的小东西,只能任它肆意宣泄情绪。雨水带着冰凉的寒意打在她的脸上,她只觉得左腹的伤口似是在拉伸中又开始流血了。她在痛苦之余只觉得万分无奈。

无论是潇潇也好还是小鹿也好,她所背负的不仅是她们的秘密和生命,她背负起的是整个历史尘封的记忆,她从不愿回忆往事,明明两百年的时光转瞬即逝,而她只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在梦里她点亮了花灯,梦醒便看到满天的星光,她觉着不亏。只是潇潇——只是这个苦恋着她的人——

她究竟为什么要爱上她呢?

颜阙已经猜测过无数次,可她始终想不明白,于潇潇,这个完美的几乎没有缺点的女孩、这个善解人意体贴温柔的女孩、这个聪明能干会解决一切难题的女孩,究竟为什么要爱上她这个满身罪恶、品行恶劣、自卑而微小的存在、微小的她呢。

她一直想不明白。

现在她将两人都比逼入了绝境,身下就是万丈深渊,而一旦上桥,就会引下来无数徘徊在山谷上方的秃鹫,她不想被这些肮脏的鸟儿吞噬。

颜阙这时想起了普罗米修斯,想起了那个可悲的神话角色,她现在不就和他一样吗,高悬于山崖之上只因帮人类盗取了火种?她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救一个素不相识的精灵,因为她自己身上流淌着一半精灵的血吗?因为她善良吗?因为那个精灵是王室最后的血脉吗?颜阙把答案全否定了。自己没有那份同情心也一点也不善良。那么是什么让她做出这样的傻事,到最后把自己和同伴都逼入绝境的呢?

颜阙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怀中的人动了动,颜阙紧紧揽着她的腰不敢动弹,只是将她的头小心地靠在自己肩膀上。于潇潇还在昏迷着,颜阙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醒,她昏睡的样子活脱脱一个睡美人,颜阙无数次在心里夸赞过这张面孔——这张白净得没有瑕疵的面孔——如果她再也醒不过来……

颜阙极力忍住内心的悲恸,利落地斩断后面的想法。

潇潇必须活下来。颜阙在心底发誓。她极轻极轻地吻了吻于潇潇的眼睑,微叹了口气,最后望一眼远处的山脉和只剩下灰黑色调的雨世界,闭上眼睛,玩起短暂一生中最大的赌博。

两人相拥着坠向谷底。

雨点裹挟着寒气叫嚣着砸向谷底,新生的草叶青翠欲滴,叶尖的一点雨珠滴在于潇潇额眉间,她微蹙眉头,慢慢睁开双眼,挣扎着从柔软的草地中抬起头来,模糊的视线中淡淡抹过颜阙的身影。

于潇潇撑起身子,用胳膊肘撑着上身,竭力拖着身子挪向颜阙,尽管这每一下动作都让她痛苦万分。

颜阙被埋在一堆碎石下面,棕发侵染了血液和泥土的颜色,一串晶亮的血珠从她额角滑下。于潇潇想不起来颜阙是如何护着她从断魂桥坠向万丈深渊,又是如何在触碰到实地高山时从高高的山崖一直滚落到谷底。她的奢望用最不希望的方式而实现了,这不就是她所寻求的爱吗?可当她得到的这一刻为什么心脏会有如刀绞般作痛?

她始终都想不明白。两人的心思终究会因那些缠绕交织的感情线而埋没于尘土,这便是她们最大的幸运也是不幸了。

于潇潇爬到颜阙身边时腰腹上的伤口已经裂开了,鲜血在草地上烙下一道痕。她撑起上身,将颜阙露在外面的一截身子抱在怀里,白皙的脸紧紧地贴在她的面庞上,毫不在意那些肮脏与污秽蹭上自己的脸庞。

怀里的人没有气息,于潇潇便只是这样抱着她,抱着她所爱的人,抱着那一丝微弱又渺茫的希望。

于潇潇不知道多少时间流逝,怀中的人突然动了动,右手猛然攥紧她的外衣,用那细不可闻的吐息神志不清地呢喃了句“妈妈”。

山雨滂沱在山崖底端,阴云翻滚倾洒着绝望的风声,于潇潇在雨中无声地恸哭,仿若流尽一生的眼泪。

评论 ( 4 )
热度 ( 1 )

© 林-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