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塔】春深(2)


“所以说,他死了。”

盖恩的语气很沉重,像是你也将命不久矣。

为什么你会从起床到现在一直在不停地回忆那些愚蠢的往事?为什么你会跑去冰蛇要塞看望曾经封印着父王的命运水晶?为什么......
过多的疑问一直占据你的大脑,直到赤裸裸的答案狠狠地甩了你一巴掌后,你才明了——却为时已晚。

你没有表现出盖恩预料到的悲伤,相反,你只是勾起嘴角,露出一个苦笑。

“嗯。”

盖恩有些吃惊得抬头看了看你,有些不太相信地想确认你的脸上有没有藏着悲伤,你别开脸,你不习惯被别人这样盯着,就像在寒冷的冬天你身上只穿一件短衣短裤那样难受。

“葬礼在三天后举行。”

“我知道了。”

盖恩张了张口,却什么也没说出来,他沉默了一会儿,撂下句告辞便匆匆离去。

雨水顺着你的脸颊滑下,你抬头望着雨,雨滴打湿了你的眼罩,你咬紧嘴唇,忽然想起了那种冒着火花的东西①。

雨幕中一个瘦小的身影若隐若现,漂亮的眼睛亮晶晶的。大概是雪露,你想。你拧干红衣上的水,转身消失在树后。

你觉得自己应该回去看看。

太久没回来的家扑面迎来一阵熟悉而久违的气息,你心底一阵湿润。你走上楼,发现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东西了,你曾经的房间在前面,你瞥了一眼,你当初走时什么东西都没拿走,但所有的东西都干干净净的摆在原来的位置,你忽然抽动了一下鼻子。

走向西蒙的房间。在屋外隐隐听到轻微的啜泣,你轻轻推开门,看到露莎正坐在地上伏在床上流泪,身边散落了一堆凌乱的照片——西蒙的照片。

你退了出来。

“若不是你那次突然出现......让他情绪波动......他又怎么可能病发......”

你听见露莎哭哑了的嗓子发出断断续续的斥责。

真的是你的错吗?你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在葬礼上,你丝毫不介意旁边众多人的目光,在最前面听着悼词。你尽可能地去认真听那些废话,尽管脑海中不断地闪现小时候的情形,那些被遗忘在记忆深处落上尘土的美好。

谁也没有发现你是最先离开的,也许他们本来也不关心吧,你早点走了才好。但你自己知道,你又要踏上追寻西蒙回家的道路。

[①]烟

评论
热度 ( 5 )

© 林-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