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塔】春深


从梦中惊醒时已是半夜三更,眼前挥之不去的残影使你的心脏乱颤得如同想要逃离天敌追捕的小鹿,薄薄的单衣已被冷汗里外浸湿,连同一起浸湿的还有勉强能盖住半个身子的外衣。没关严的窗子被风刮得里外乱摇,发出难听的吱呀声。你抹一把头上的汗,拿起外衣抖了抖便套在身上。走到窗户前才发现前面的枯树已经盖满了树叶,不仅如此,竟然还发现了藏在树枝深处、被保护在最里面的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你轻笑着摇摇头,嗅着风儿卷来的清新气息,将窗户轻轻带上。

墙上的挂钟像个老人一样慢腾腾地走着,在半点或整点时才发出几声沉闷的叹息,好像预感到自己生命不再长远,发出对生命无限怀恋但又提醒着自己还是快快结束了的好的哀叹,小心翼翼的走着,怕摔倒在地就会散成一堆骨架。

初春的空气依旧寒冷,呼出的热气凝成一团雾,刚要振翅向前却因突兀砸在肩上的一点大雨滴而犹豫了一下,想了想,还是飞了出去。

还是有些冷了。

你裹紧外套,想着是不是因为出太多汗蒸发后吸收热量的缘故,默默地叹了口气。飞到冰蛇要塞时停了一下,瞥了一眼空空的命运水晶,收起翅膀走下覆着冰的阶梯。短靴敲在冰上时发出低低的咯吱声,像是被压抑的叹息。你久久伫立在水晶前,轻轻擦拭着水晶上的裂痕,这曾是你年少时所留下的,那些西蒙没有抵住的疯狂攻击。似乎那时就已经知道自己在此留不长了,你半跪在地,看着父亲在哥哥身后被封印,无能为力。

现在回想这些往事早已无用,你不去想,也不屑于。但那份想要改变命运的信念却支撑着你挺到现在,还以为是年少时的冲动,却忘记那时你就握紧了荆棘,即使遍体鳞伤也无所畏惧、义无反顾地走向黑暗深处。

出来时雨已下大,吹来的风呼呼呼咆哮着,作势要把你掀倒,你放弃飞翔行在山谷中,望了望四周,却没有发现一处可供躲避的地方,暗骂句倒霉加快了脚步。奔跑中你仿佛回到了多年前那个黎明,你怀着仇恨奔跑在雨中,雨滴打在你的脸上生疼,你那时嘲讽着自己,说这雨真是应景,摔倒在泥泞的水坑里半天爬不起来,全身湿漉漉地望着水坑里的自己,忽然得很想要落泪。

想着想着停下了脚步,自己那时真是狼狈,摇摇头走到恶德花园的传送阵前,习惯性地回头一望,无意瞥见一个蓝色的身影,他隐藏在枝繁叶茂的树后,有些紧张地盯着你。

你挑了挑眉。

评论
热度 ( 7 )

© 林-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