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塔】春深(3)


“生老病死,自然规律,即使是花仙也不例外。”吉祥背过身去,不去看你难得表现出的乞求与无奈的神情,“抱歉,我没有那么大的能力,进行第二次。”

“可你上次不是成功了吗?他在哪?我们再去找一次时空守护者啊!“你激动地揪住吉祥的衣领。

“松开。”吉祥打掉你的手,“你知道你要付出什么代价?”

“你想要什么?另一半寿命?还是谁的命?”

吉祥摇摇头,叹了口气。

“抱歉,请回吧。”

你被弹出了结界。

雨水毫无征兆地打在你的脸上,你站在墓园里,望着墓碑上那个年轻的面孔,没有撑开手中紧握的伞。

“抱歉,我没那么大能力,进行第二次。”吉祥的话语回响在你的耳畔。

你冷笑着。

稠密的雨丝打在你身上,你毫无知觉。眼前积起点点水雾,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从你脸庞滑下。你甩了甩头,像是要甩掉所有的苦闷,但脑袋很沉很沉,一下下尖锐的刺痛冲击着你脆弱的神经,你抽动了一下鼻子,撑开了伞。

“你还来做什么?”

沙哑的声音在背后响起,你一回头,就对上抱着一束白玫瑰的露莎怨恨的眼神。

“抱歉,露莎小姐,我来看看哥哥的墓也是个错误吗?”你挑挑眉。

“住嘴,你害的他......你还有脸回来吗?”

“我害的?请注意您在说什么,露莎小姐。我会把一直以来保护着我的唯一的亲人送上奈何桥?”

露莎登时哑口无言。

你撑伞飞走了。临走前瞥了一眼露莎,看到她嗫嚅着还想说些什么,却抱紧怀中的花咬紧嘴唇,慢慢地靠坐在墓碑上。

你更加难过了。

你是被露珠砸醒的。

睁开眼时看到被叶子遮掩了一半的夜空,几天的/淫/雨霏霏终于在这个夜晚落下了帷幕,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的夜空缀满了亮晶晶的繁星,看似一颗颗漂亮的宝石。

你抬起胳膊盖在眼罩上,静静地躺在湿漉漉的草地里,你第一次感到这样的无奈,像是一个小孩子失去了自己心爱的玩具,躲在草地里以自己的方式忏悔自己的大意与不珍惜。

“塔巴斯,你又弄脏衣服了。”

“那哥哥洗吧。”

“不行,你已经这么大了,今天起你自己洗衣服。”

“......不洗。”

“塔巴斯!哥哥我可是勇气国的二把手,你竟敢不服从命令,打牢里去。”

“扑哧。”

你跳起来,去抱住那个白色的身影,你觉得你从来没有见过还有谁有哥哥这样温柔的笑容,就像太阳一样温暖......

......安德鲁把你带回魔法仙屋时已是黎明,浑身滚烫的你醒来时还自觉纳闷,瞥见安德鲁手中的水晶球才明白过来,关于抱住的那个白色身影,不过是自己的臆/想。

“你为什么要帮我?”你扶着额头坐起来。

“帮你?我可没那闲功夫,抱歉。我需要查明一些事情,正巧碰上了你罢了。”安德鲁用纸巾擦了擦水晶球,“最近露莎仙女的怀疑一直很让露娜仙女头疼,昨晚她来找了我,想让我帮忙查清。”他将水晶球举到你的额前,“可能会有点疼。”

水晶球亮起白光,你皱了皱眉,不悦地抬手划断那道亮光。

安德鲁毫不留情地把水晶球砸向你惨白的脸。

评论
热度 ( 4 )

© 林-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