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塔】春深(4)

“提取记忆......这倒是很新鲜。”你擦了擦嘴角的血,冷笑了一声。

安德鲁看了看手中蓝色的雾,白了你一眼,转身离开。

你动了动耳朵。

外面的阳光有些刺眼,太阳在躲了几天后终于舍得露出脸来,仙屋下方的大叶子还滴着水,你飞下去时差点跌在树干上,揉了揉额头咬紧嘴唇,落到地面上踉踉跄跄地跑向墓地。

你何故要自虐?

雪露已经找你很久了。

昨晚她在雨中找了一夜,孤独、寒冷、恐惧一起涌上她的心头,最后回到原点时竟然忍不住哭起来,抽抽嗒嗒地落着泪,看着让人心疼。

她今早便发烧了,在被窝里缩成小小的一团不愿被人发现,关不严的窗户带进来丝丝缕缕的凉风,她自己默默地打着寒战,捂住嘴闷声哭泣。连续三天都是如此。

你知道在你失踪第一天她就在你的房间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吗?这个懂事又可爱的女孩那样怕失去你,可你呢?你怎么忍心,让一个失去家的孩子再次品尝被抛弃的滋味?

即使你明白,你也做不出什么能补偿的事情。无法逆转的结局,轰动拉贝尔的新闻报讯,还有那些冷嘲热讽,全都已经无关紧要了,对你而言。

你时常坐在墓碑前,看着那个年轻的面孔,轻笑着端着酒杯,一次一次将自己灌醉。

露娜的叶子报早已被雪露翻了千百次,她看着这个小小的孩子将那份叶子报展平加在自己给她的书里,然后抱着书发呆,睡觉也不肯放下。当然,这是露娜在晚上看寄住在这的她有没有蹬被子时发现的,睿智的仙女感到了小小的无奈。

评论
热度 ( 5 )

© 林-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