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塔】春深(5)


在这预示着春天到来的最后一场雨中,你像是早有预感一样,认命地等待着。你早已没有了当时想要破除命运的坚定信念,现在的你,颓废,脆弱,不堪一击。

你在黎明时分去找了一次雪露,你悄悄地进入她的房间,发现那里空无一人,你抽动了下耳朵,忽而想起前些天听到过一些小花仙说雪露已经寄住在露娜那里了,当时自己正是半醉,没怎么在意,现在仔细想想,大概是那几个花仙看到他了便知趣地闭了嘴。

你去了仙藤树顶。

雪露这时还在梦中,怀中抱着一本厚书,你抚了一下她的脸,将青色的长枪放在她床前的桌子上。

“雪露,以后要保护好自己。”你轻声说。

雪露动了一下,翻了个身,嘴里嘟囔了一句“爸爸”。你怔了怔,眼前洒下一片阴影,忽而为自己等死的念头而感到羞愧。你替她盖好被子,默默离开了。

太阳还未升起,薄雾掩盖了在枝叶间飞速前进的你,你感到了从未有过的舒畅,轻快地穿梭在茂密的树林间,你什么也不想,西蒙的死和孤独可怜的雪露,还有葬礼那天落在身上的目光与琐碎的记忆,全都被你忘在了九霄云外,你尽情地向前飞,风在你耳边呼呼作响,你享受这种感觉,浑身的劲都使在飞翔上。翅膀快速地扇动,你把泪水留给了呼啸的寒风。

在这春天的最后一天,你决定做一件自己想了很久的事情,那是在自己年幼时就嚷着要做的大事。你在树林的尽头缓了缓速度,笔直地飞向了天空。

你努力地向上飞,想着父亲曾经说过的天空之岛,嘴角微微上扬,飞速冲向顶端,你的翅膀已经开始发热,紧接着裂开了一道痕,你知道做任何事情都是要有代价的,所以你即使燃烧尽自己的生命,也要换取冲向天空之岛的机会。你发现太阳很大很圆,发出光芒很温暖也很耀眼,你感到很累,很想躺在这温暖的阳光下睡一觉,可你没有停止,你微笑着去触摸太阳,触摸自己不敢触碰的温度。你做到了,在天空的最顶端,你看到了一片白光,然后是一大片金色的羽翼,你仅仅看了一眼,便听到了背上传来像玻璃摔碎一样声音。显然,你并不知道自己再也无法前进一步,去寻求解救你亲人的方法了。

天空之上消失了一团如火的红色。

『你呀……真是在生命的最后也舍不得放弃改变命运啊。』一直在暗处默默看着你的吉祥叹了口气。『看在那个魔法师的面子上,我就了你一个心愿吧。』

吉祥手上的白光渐渐变浅,他抬眼看向远方,在那目光触及不到的墓园中,最干净的一块墓碑下,出现了一朵娇艳的红玫瑰。

——那是个永远不会凋零的生命,在死气沉沉的墓园中,静静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尾声
塔巴斯最后看到了一片白光。

西蒙捧着一束白玫瑰,伫立在大片的彼岸花丛中向他绽开灿烂的笑容。青翠欲滴的绿叶簇拥着玫红色的彼岸花,在风声呼啸的沙漠中轻轻摇曳。

「天亮了。」

西蒙轻轻吐出三个字。

塔巴斯觉得这是他见过的最明亮的黎明。

评论
热度 ( 2 )

© 林-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