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_
白淰喜欢眺望雪原。
雪飘了一整天,悄悄覆在枯黄的草地上,覆在长满紫叶的树上,覆在白淰纯白的头发上。
纯白色的雪落入白淰孔雀蓝色的眼眸中,他磕了磕眸①,偏过头,白子亦正在一旁冲他微笑。
2_
精灵的生活无非也就是这样,学习、守卫、占卜,以及生存。
3_
白淰的眼瞳很干净,蓝得像清澈的海水。
白子亦每次见他都会在心底感叹:
那人真好看。
4_
祭司预见了精灵族的未来,于是王下令封锁了森林并传召回了白淰。
「最好杀了他。」
王的声音冰冷且不近人情。
白淰垂下的眼眸闪闪发光,像是夜空中的繁星。他的脑子里快速闪过白子亦的身影。
5_
「少爷,想家了?」
「不想。」
「不,你想。」
6_
白淰与白子亦参军后就再没有见过。
好几次,白淰想给白子亦寄封信,但每次都是笔尖落在纸上时只留下晕开的墨水。
最终他寄出去了,只用了张32K的白纸。
可他不知道白子亦几个月前就被调到边界,那里不通信。
躺在邮箱中的信上只有两个漂亮的连笔字。
“等你”。
7_
因为出色的战绩,白淰士兵成了白淰少校
第一次认识各个部队的领导时,白淰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孔雀蓝色的瞳孔中却只有白子亦一个人。
8_
白子亦的伤口汩汩流出鲜血,他一手捂着腹部一手握着旌旗,背上还有一个白淰。就在敌人的首领将枪抵在他头上时,他依旧在笑,骄傲地笑。他丝毫不胆怯,将旌旗高高举过头顶。
「莫尔特万岁!」
9_
白淰醒来时天色还早,医务室里却已经乱成了一团,周围充斥着乱糟糟的噪音,白淰只觉得脑袋疼得几乎要炸掉。
「安静!」
寂静的医务室里,医生和伤员愣愣地望着白淰不知所措。
10_
是同情?是怜悯?
白淰不知道。
他们大概不知道精灵伤口到底会好得有多快。
但他大概不知道某个弱小的人类对精灵的爱到底有多深。
11_
白淰很快就康复回到部队上了,但拼了命把他背回来的白子亦却一直没醒过来,军医已经打算将他送入帝都总部医院去治疗。白淰听了后一晚没睡,在凌晨的时候起来抽了根烟。
12_
「哥,你真命大。」
「你很久没这么叫过我了,小少爷。」
13_
白淰用漂亮的花体字给白子亦写了封信。
「Marry me.」
14_
白子亦被派去与精灵族进行战争谈判。
临行前在白淰耳边留下了一句话,和一个微笑。
「这里的雪原,是雪下的草原。」
15_
白淰踏着厚厚的雪,慢慢走到墓碑前,萋萋野草爬满了碑壁。
他默默站了一会,将一枝白玫瑰放在了碑沿。
16_
白淰的小妹妹很可爱,但白淰真不喜欢她。
「我们还有个大哥吗,白淰哥哥?」
「是啊……」他的长刘海遮住了眉眼,留下一片阴影。「曾经有过……」②
17_
站在雪原前,已经成为王的白淰沉默着,最后眺望了一眼自己喜欢的雪原。
他想起白子亦临行前最后说过的那句话,孔雀蓝色的瞳孔闪闪发亮。
18_
白淰本想对百般信任和喜欢他的妹妹吐露一下自己的心扉,可当妹妹问他时,他却苍凉地一笑,将所有的苦涩碾压在舌根下。
19_
该结束了。
白淰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微笑着走向白子亦的墓碑。
背后火光冲天,燃烧的噼里啪啦声不绝于耳。
白淰微微眯起了蓝眸,望向了地平线与火光交汇的遥远的天际。
20_
云历1492年,精灵族在巫师的指点下侵入莫尔特,莫灵战争爆发,历时百年。

[①]此句有借鉴于贴吧《画地为牢°》
[②]此场景来自于《纳米核心》第二部第一集中的一个片段

评论
热度 ( 1 )

© 林-苍 | Powered by LOFTER